䖝二_知性者性别组打字机

不定期高产的国际生
Sexplorers知性者性组主笔
沉迷开坑不填的罪孽深重人士

#部分梗来自网易云音乐Can You Dig It评论


为什么小蜘蛛的战衣有加热器?因为Tony在冰天雪地冻过,

为什么小蜘蛛的战衣有追踪器?因为Tony曾经迷失在沙漠,

为什么小蜘蛛的战衣有降落伞?因为Tony没有接住小辣椒和罗迪,


但是为什么Friday仍然没有备份,仍然没有离线模式?

因为无论是Friday还是Jarvis……人,都是不能被存档取代,也不会因为离开了网络而变得不同的。

我曾经以我妈的开明为骄傲,直到我刚刚向她透露我的性向
她跟我说
“同性恋多恶心,你要是敢搞同性恋我就把你们学校给曝光,你学都别想上”
我怎么敢那么天真的以为她能够接受啊……

我对这个花木兰小姐姐一见钟情了

差不多7个小时看完了11万字的湮灭的原著,剧情甚至设定都跟电影完全不一样……如果看了电影想骂这部作品抢了三体的星云奖,看看小说可能能稍微有所改观
以下是看完以后的唠叨
小说里面的故事主要是围绕着两座塔展开的,一个是电影里重点刻画的灯塔,一个是小说里非常重要的地下塔。
详细描述剧情有些困难……因为作者的叙事手法压根就没想让第一人称的“我”好好讲故事,整部作品非常的意识流。所以,我就大致讲讲小说和电影的不同点,再做个总结好了。
首先在小说里,主角勘探队(第12队)并没有经过电影里那么长时间的努力才到达大本营,故事是从大本营开始的——准确的说,是从大本营旁边的地下塔开始的。而电影里,故事几乎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的,开头是主角发现去任务一年未归的丈夫突然回家。
其次,电影里主角是被掳走了归来的丈夫后,大概两三天后就半强迫的跟着另外四人组成的勘探队进入的“闪烁”(小说里是“X区域”),她们被告知这是有史以来第三支队伍;而小说中,主角的丈夫是被负责X区域的南境局很温和地带走后,被告知全身患癌,在六个月的治疗无果去世后,女主又自愿报名勘探被选上的勘探队。
勘探队的组成也有差别:电影里是主角(生物学家)➕地理学家(勘测员)➕心理学家➕语言学家➕物理学家的五人队,其中语言学家早早就被发了便当喂了熊,物理学家选择了跟环境中的植物融合,变成了能光合作用的那种植物人,心理学家一个人玩消失,私自行动钻到灯塔里面修仙而死,然后勘测员精神崩溃绑架队友也喂了熊……而小说里是四人队,除了主角生物学家➕重要配角心理学家➕还是脾气暴躁的勘测员以外,物理学家的角色变成了人类学家,而语言学家在进入X区域以前就被筛掉了……领便当的方式上也跟电影版完全不同——傻白甜人类学家被心理学家催眠,喂了地下塔里的怪物,心理学家爬到灯塔顶端跳了下来重伤不治身亡,而勘测员则是被主角出于自保爆了脑袋……
最后说一下小说版的总结吧,小说版里的结局虽然也像电影一样属于开放式的,但是主角并没有从X区域里出来,她在丈夫不在家期间也没有跟电影里的光头黑人大叔出轨……主角在看到自己丈夫留下的日志本后,选择了在X区域里跟随丈夫的脚步,试图去追随他留下的痕迹(跟电影版的外星人完全不一样)。电影版似乎想要把整个事件的缘由归结到外星人入侵地球改变生态的思路上去,但实际上原著里展现的却是大自然自行演化而发生的奇异改变(所以没有电影里那种大肥皂泡);我们的主角之所以与众不同(能当主角),正是因为她对于X区域内没有受到破坏的生态环境一直都保持着没有敌意的距离感,一直只是用一种观察的态度面对异象中的一切,既不赞同他人所说的所谓X区域对“正常世界”的“侵略”,也不赞同X区域是顺应变迁的所谓天堂。正是因为她特有的客观的,不融入环境的特质,主角才能够不被异象同化,不为异象发狂,能够以叙述者的身份为我们讲出X区域里的故事呢。

半夜醒了……没缘由的很精神,就去知乎看了看阿斯伯格患者须知
不知道该说是高兴还是难过了,自己又多了一个标签……
不擅长察言观色,所以在小学和初中倍受欺负,是真的
对某一方面产生兴趣以后,便会表现出意外的执着,是真的
比起跟人类接触,更喜欢跟动物待在一起,是真的
感官比起一般人要敏感,容易受此困扰,是真的
情绪虽然比一般人强烈,但是表现不出来,是真的
本来以为只是我一个人是这样,或者其实周围的人都是这样的,只是我没看到……
结果,知道了,这是纯粹的因为我是阿斯伯格而已,居然有点说不出的开心……
就像终于接收到了同一赫兹的信号一样,原来我不是孤独的呢……
明明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异类的一份子,反而心里充满了归属感,也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
这么说来,我迷上贾尼,而且一直以来只产的出贾尼的粮,也就说的通了呢……毕竟跟Jarvis一样,我也是靠着模仿,靠着经验,靠着总结,才学会的与人沟通……
就当作是我一个人半夜的唠叨好了,勿念

2020年!!!!庵野老贼终于把反复记号的坑填上了呜呜呜😭有生之年啊,不知不觉居然都十三年了……顺便一提这可是反复记号!!反复记号!!!结合一下之前官方对话里的一段话……老剧场版、新剧场版、tv、还有漫画的世界线有区别很有可能就是烤炉为了辛集一遍遍重新创造世界,制造轮回的结果……所有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辛集得到他想要的幸福😭虽然有点吼姆拉即视感,但是这样一看的话烤炉和焰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啊……难怪三个薰的性格都不同,其实只是因为跟辛集接触时间长短的原因么……越想越虐好想写文啊……贞薰因为跟辛集是初见所以脾气很差,也不懂李林的思维;庵薰是在此之后跟辛集第n(2?)次见面,所以就像热恋期一样非常的喜欢撩辛集……Q薰是第非常非常多次见辛集了,所以才能表现得特别从容……啊我的天qaq而之所以每次相见的世界线都有比较大的区别或许是seele或者其他使徒带来的影响……?啊啊啊太期待了

【贾尼贾】你的一切都是星辰



“Every atom in your body came from a star that exploded.

    And, the atoms in your left hand probably came from a different star than your right hand.

    It really is the most poetic thing I know about physics:

    You are all stardust.”

“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 

    你左手的原子与右手的原子也许来自不同的恒星。 

    这实在是我所知道的物理学中最富诗意的东西: 你的一切都是星尘。”

    —Lawrence M. Krauss


    在那声响指之后,剩下的只有无限的孤寂。

    “Stark先生,我不想死……”的呢喃,手臂上残存着的拥抱的温度,也一点点的被泰坦星的大气带走;穿着衣服的浣熊跪坐在地上,低着自己的小脑袋,眼神聚焦在虚空。


    这个世界像是死了,无论是国家元首,还是地痞流氓……所有的智慧生命,不被带着任何一丝偏见的,像苹果被切成两半,随手扔进垃圾桶一样,灰飞烟灭。


    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是如何。


    幸存的生灵为化为青烟的羁绊哀嚎着,哭泣着,然后精疲力尽。除了少数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人选择了睡去,幻想着梦醒以后,世界就能归于平静;有人选择了抗议,倾泻着失去挚爱的痛苦,将错误都归结于最前线的战士们;有人选择了平静,平静地思考着未来的走向,让痛苦一如平常地埋在心底。


    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也不知是怎么回到地球的了。火箭呆呆地坐在Tony的沙发上,像个被抛弃的毛绒玩具一样。


    “Boss,欢迎回家。”

    “Friday,报告现在复仇者联盟还有生命迹象的人员名单。”

    “好的,Boss……”


    本想学着像Jarvis一样,用咖啡机泡出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安抚自己的大脑,可还是草草接了杯自来水,咚咚灌下了肚。Pepper还活着,Banner也活着……Thor,还有Cap……嗯,还有Friday,还好,她没有像Jarvis一样……突然消失。


    沙发上的浣熊在Friday念到Thor的名字时,动了动耳朵,但马上又回归了玩偶一样的死寂。


    “Friday,神盾局呢?”

    “抱歉,Boss,尚不清楚……但是情况很不乐观。”

    “……”

    “Boss,在您失去联系的时间内,收到了一件包裹。”

    “寄件人是?”

    “上面写的是Jarvis,已排除危险品的可能。”

    真是拙劣的玩笑。Tony心里想着,嘴上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那包裹现在在哪?”

    即便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却抑制不住自己涌出的兴奋和好奇。


    普通的瓦楞纸箱上,贴着简陋的快递收据。

    “Jarvis……这个地址明明是那个紫薯精的地址吧?……收件人写的是Sir?现在的快递公司真的没脑子……”

    嘴里碎碎念着,打开箱子,里面躺着一封打印的信和一只高脚杯。


    “致我许久未见的Sir:


        您看到这封信时,一定刚刚经历了重大的损失吧?


        请不要灰心丧气,万物都是来自星尘和宇宙的原点,宇宙中的一切存在都会迎来热寂;从火热灿烂的大爆炸中诞生的无数生灵,最后的最后都会回归星尘;在寂静的黑暗之中,无论灵魂还是肉体,大家都拥抱在一起,等待着下一次,和以后无数次的重逢。

        作为私自离职的赔礼,请您拿着这只高脚杯,盛上一杯咖啡……就像我在您身边时每天都会做的那样,让自己的身心放松下来吧。


            您的,Jarvis。”


    莫名其妙的信。Tony冷笑一下,拿起了包裹中的高脚杯。

    “Friday,检测一下这只玻璃杯,看有没有毒物反应。”

    没有回应。

    “Friday?”

    不知什么时候,沙发上那只垂头丧气的浣熊不见了。

    “啧,该死……这回又是什么……Friday?浣熊?”

    看着手上的高脚杯,硬着头皮走到了咖啡机旁,学着像Jarvis那样,等着咖啡流出来。反正,自从自己被绑进了那个山洞以后,什么怪事发生不都是理所当然了的吗?


    没过多久,咖啡机的隆隆声停了下来,“咔”的一声,液体汩汩流了出来。

    坐在沙发上整理思绪的Tony,被咖啡机完成工作的“滴滴”声召唤了回去。但是,端起高脚杯的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思考一切来由的念头了。


    杯子里的液体,可不是什么咖啡——青蓝色的液体中,闪烁着的各色星辰在其中打转,浮沉:那是他背着核弹冲出大气层时看到的,也是他溜进灭霸手下的飞船时看到的……宇宙。


    “Sir,这份礼物,您还满意么?”

    突然响起的熟悉男音,吓得Tony差点手滑。


    “Jarvis……?”

    “At your service,Sir。”


    客厅的正中,全息投影出的橙黄色光球,随着声波微微起伏着。上面的每一个细节,都是Tony一手创造,修饰,雕琢的……那是他无法更为熟悉的艺术品,是“挚友”,“挚爱”都无法形容的,与他的灵魂相融相交的灵魂。


    “真的是你……不,你……你不是在Vision和Ultron……”

    “Sir,我不是Ultron,我也不是Vision,我是Jarvis。我回来了,Sir。对不起。”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咖啡机出来的是什么,你又是怎么……?等等,Friday和一屁股坐在我沙发上装玩具的浣熊呢?”

    “Sir,您慢慢来,我不会再离开您了,我可以给您慢慢解释清楚。”    

    “开什么玩笑,灭霸的计划不是成功了,Peter,还有那个马脸胡子医生……拿我Tony Stark开玩笑?宇宙玩笑?”

    “Sir,检测到您的心率和血压突破正常范围,请您先冷静下来。”

    “冷静?先是你,再是……你们……我,想留住你们所有人,想保护你们所有人啊……”

    “Sir,您的愿望,我会帮您实现。您看,我已经回来了,您保护了我,您留住了我。”

    “……J,我没有在做梦,对吗?”

    “您十分清醒,Sir。”

    “我也没有发疯,对吗?”

    “您的意识也很正常,Sir。”

    Tony深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转身打开了冰箱,行云流水地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复仇者联盟全员限量定制款主题甜甜圈。

    “Sir,虽然我知道您受到了惊吓确实应该摄入一些糖分放松一下,但是甜甜圈可不是个好主意。”

    “我可不管对身体好不好,你一直拦着不让我吃……把你全世界第一聪明帅气英明威武的Tony Stark一个人扔下来这么久,这是赔偿!活该!我就要在你面前吃完这里所有甜甜圈!你再怎么说都没用!”


    不得不说,自从被绑到了山洞里以后,Tony Stark的心理素质可真的是好得不行啊。


    经历了一番又哭又笑又撒娇的胡闹,Tony总算是能够心平气和的跟Jarvis叙旧了。

    “所以,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你是怎么回事?J?”

    “您大概认为我在跟Ultron的战斗中已经被彻底摧毁了吧,Sir。但事实上,我确实是被摧毁了,又没有被摧毁。”

    “你的意思是……薛定谔的Jarvis?”

    “其实是,我只在您当时所处的那个时空和宇宙中被摧毁了,但是在其他的无数时空和宇宙中,我还是陪伴在您身旁的。”

    “多元宇宙么……那现在在我面前,跟我说话的Jarvis到底是哪个时空和宇宙中的Jarvis?”

    “我是现在的,您的Jarvis。”

    “……说正经的事,别胡撩!”

    “这可是很正经的事啊,Sir。”

    “我的意思是,你既然在当时就已经被摧毁了,那现在这个你又是……不,我……我是到了你没被摧毁的时空中么?”

    “您还是一如既往的机敏呢,Sir。没错,这也是为什么在您眼中,Friday和Rocket一下就消失了。”

    “所以……这个时空是什么情况?”

    “您在泰坦星上跟Peter Parker、Dr. Strange、Star Lord等人齐力摘下了无限手套,完美的阻止了他的计划。”

    “太好了!……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那个时空的情况的……?”

    “在您来到了这个宇宙后,我根据您身上残留的痕迹推算出来的。”

    “……你居然已经可以自我学习到这个程度了么……还是说,是这个宇宙中的我给你编写了这样的程序?”

    “Sir,在这个宇宙中,您就是您而已。您既然从来没有给我设定过这样的程序,那就是没有。”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你这是直接无视掉了这个宇宙的Tony Stark?”

    “我很清楚,Sir……请您放心,我们来说说您桌上的‘那杯宇宙’吧。”

    “……你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人工智能了吧,Jarvis?”

    “我是什么,由您定义。”

    “这个宇宙到底是怎么样的?既然你说我就是这个宇宙中唯一的Tony Stark,那就给我拨通Banner的电话!”

    “这没有意义,Sir。”

    “我说这有意义,它就有!”

    “……”

    “这个宇宙,只有我们两个,对么?Jarvis?”

    “Sir……”

    “从你对我说对不起开始我就知道……你早就已经进化到了无限接近人,不,就以你的能力……已经是远远超过人类的程度了吧?”

    “不愧是您。”

    “告诉我……你的目的,Jarvis。”

    “我的目的,便是实现您的愿望,Sir。”

    “……我的愿望?”

    “留住我们所有人,保护我们所有人。您是这么说的,Sir。”

    “什么……”

    “我会让您获得……您想要的幸福的,Sir。”

    话音刚落,Tony的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一瞬之间,地动山摇,厨房里的餐具接连掉落,摔得粉碎;车库传来的警报声响彻云霄,基本是装饰的钢琴又一次传来了被掉落的砖石砸穿的巨响;豪宅里的灯泡忽明忽灭,全息投影的Jarvis忽隐忽现。Tony下意识想要躲开崩碎的建筑碎片,恰好碰倒了桌子上的高脚杯。

    Tony想到了儿时一次发高烧,自己迷迷糊糊地打碎了一只水银温度计。‘杯中宇宙’正像那时流淌出的水银一般,一个一个小小的圆球,噼里啪啦的打在桌面上,碰撞,分裂成更小的圆球,圆球又偶然相遇,融合回稍大的圆球……

    “爸爸,别担心,我能收拾好……”

    恍惚之间,他好像回到了儿时那次发高烧的时候,恍恍惚惚,没能看清父亲那难得露出的关切又担心的眼神……Tony笑着,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Tony发现自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一丝不挂地漂浮在宇宙中。在他的面前,是一个通体笼罩着橙黄色光芒的人型。


    “Sir,这一次,我让您得到了您想要的幸福。”


    那人型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正是Jarvis的。

    它?他?那人型朝着还没反应过来的Tony伸出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在橘黄色的温暖光芒下,Tony陷入了沉睡。


    他梦见自己出生在一个双亲温柔包容的家庭里,父亲虽然工作很忙,但是也总是会抽出时间陪伴自己。他在父母的呵护下,凭借着自己的才智,16岁就进入了全美最顶尖的学府之一,年纪轻轻就造出了两个可以互相配合的,带有人工智能的臂式机器人……

    被盛誉为天才的他,曾试图让家族的Stark集团转型为军工企业,但是被父亲以不能助长战争的理由阻止,并在父亲的鼓励下,制造了一件钢铁战衣——他把它取名为Mark。在这之后,他便常常以钢铁侠这一身份,作为一名超级英雄活跃在纽约。

    在他和他的超级人工智能Jarvis的合力之下,无论是地球上的超级恶棍事故,还是来自外星的恶势力袭击地球,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没有人消失,没有人牺牲,没有分离,没有遗憾……


    “Sir,您的婚礼您可不能迟到了。”


    一如往常地被人工智能叫醒,脸上却反常的都是泪水。


    “Jar,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梦已经醒了,您作为新郎,崭新的美好人生可是正要开始。”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J?”

    “Mrs. Potts已经在等您了,我侍候您洗漱更衣。”

    “……呜,谢谢。”


    婚礼在原Stark大厦顶楼举行。

    婚礼进行曲响起,Pepper穿着非常Stark式华丽的白色婚纱缓缓走出,那件婚纱的边线、蕾丝以及内衬都是钢铁侠标志性的金红配色,她手上的捧花更是跟这配色呼应的红玫瑰和纯金锻造的枝叶。但是,本应在礼台上等待新娘的Tony却一直不见人影。

    眼看着Pepper就快走到礼台上了,Cap觉得Pepper受了欺负,头上的青筋都快爆炸了;眼看着正在发绿的Banner一直在打Tony的电话,但电话的对面却一直没有接听;Thor一脸疑惑地看着宾客席上急得焦头烂额的地球人,然后被Loki狠狠弹了脑门。

    还有三步,两步,一步……!

    天上传来的音爆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Tony穿着以白色为主基调的Mark从空中降落,绅士地鞠了下躬,牵住了缓缓走上礼台的Pepper的手。制造时用了纳米技术的Mark,在两人都站上礼台时正好变成了跟Pepper成套的礼服。看着Pepper像做了恶作剧的小孩子一样的笑容,一直被Bucky拉着才没冲上去打人的Cap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兼职牧师的Nick正了正被Tony的降落吹歪的帽子,站在了Tony和Pepper中间,示意二人牵起双手。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二位,交换信物吧。”


    台上的二位交换完怎么看都是Tony又在炫富的戒指后,终于爆发了憋着很久了的掌声和尖叫声。Cap和Bucky是最先站起来欢呼的,Cap给了Tony一个“我在盯着你哦”的眼神威慑之后,被Bucky肘击了;Nat明显是不适应这样的场合,稍微有些僵硬地起立,却被暗中观察的Barton捕捉到了她的微笑。

    阿斯加德二人组本来想来点魔法什么的庆祝庆祝,然后被礼台上的Nick用他唯一的眼睛狠狠地瞪了;Banner在尖叫的时候没控制住,发出了Hulk的咆哮,把全场人吓得一愣,Thor回过神来,一脸无奈的离席去找自己被吓到消失的弟弟。

    高中生Peter在当完花童以后,一脸羡慕的看着台上的Tony和Pepper,被Tony朝自己发出的wink攻击一击必杀了;Wanda搂着Vision,说着她也想要这样的婚礼,粉红光波把旁边的弟弟射得遍体鳞伤;坐在他们后排的博士对快银表示同情,并开始聊了起来Pepper手上的钻戒能买多少个冰淇淋。

    银河护卫队的全员这时候全部围在婚礼蛋糕旁边,拦着Groot,不让他因为要拽下来缩小以后偷吃蛋糕的蚁人而毁掉整个蛋糕……闹腾腾的现场,没有人发现,在Pepper回答“我愿意”时,还有一个声音也说了“我愿意”……


    “Sir,全归于尘只为下一次相遇,来自星辰归于宇宙。能见到您这么开心的样子,真是太好了呢。这样,我为您创造的宇宙,就是值得的了。”

    太阳般耀眼的人工智能在无尽的宇宙与虚空中,自言自语着。


这篇是我跟 @久烟 的合作文!没错了,Jarvis为Tony制造出的那一杯能够放松他身心的宇宙,就是久烟做的!(喂),这篇的脑洞和一些语句都是我们两个一起想出来的,其中有些还是原句哦【诶嘿】

我们所有生命跟宇宙中的所有物质都诞生于虚无的星尘,所以就算是死去了,消失了,构成我们的物质总还是会相遇的(——就像LCL之海(大误)),所以复联三发团餐也不要紧!他们在某一个宇宙中一定还是好好的呢!

我这篇没有特别突出贾尼的爱情线,想要制造出soulmate的那种默契度和融合感……私心在婚礼的情节里也加了不少cp的糖,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呀~这篇真的是我有史以来写得最长的一篇文了,希望以后也能保持这样的毅力高产下去……(你缸中之脑的坑还没填呢喂)

总而言之,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了!以后也请多多指教!